新闻资讯

您的位置: > 首页 > 新闻资讯 > 债务爆雷 手机液晶显示模组行业的集体裸奔

债务爆雷 手机液晶显示模组行业的集体裸奔

发布时间:2019-01-08 访问次数:357次 来源:手机报在线 分享:

2018年对于手机液晶模组行业来说,几乎是前几年资本盛宴全部反转,几大在资本市场上明星闪耀的上市公司企业,均出现股权质押爆仓危机,一场股权裸奔秀后,这些上市场公司在资本市场上产生了大量的债务风险,最后让国资成了接盘侠。即便是那些没有出卖公司控制权的企业,也成了国家债务风险救济资金的扶助对象。

2018年手机液晶模组行业的闪崩,最先从金龙机电开始。

2018年10月15日,金龙机电公告了前三季度业绩预告:预计亏损16.30亿元-16.35亿元,同比下降630%-632%,而金龙机电在去年同期大幅盈利3.07亿元。

而在2017年,金龙集团还发行了总额十亿元的可交换债。不过从2017年11月27日起,金龙机电宣布策划发行股份购买资产重大事项停牌。随后金龙机电多次变更停牌理由:控股股东金龙集团正在筹划公司股权转让事项、拟通过发行股份的方式购买福建中科光芯光电科技有限公司不低于51%的股权等,后者因相关条件尚不成熟而终止。

5月15日复牌首日,金龙机电实控人金绍平先生将其持有的金龙集团26%股权转让给新任董事长黄磊先生,25%股权转让给李雳先生。股权变更完成后,金绍平先生还持有金龙集团39.55%的股权,仍为公司实控人。

5月28日,公司公告称,控股股东已触及平仓线的质押股份总数为1.51亿股。由于债务危机,相继发生了股份冻结、质押股权违约等事件,遭遇华融证券、东北证券、东证融汇证券等券商强平,员工持股计划也被强平。

8月16日,金龙集团还发公告称2016年定增募集资金25亿元,由于原募投项目可行性已发生较大变化,拟终止募投项目实施,并将结余的募投资金13.61亿元用于永久补充公司流动资金。

根据最新持股数据,金龙集团持股24.95%,相比半年报的数据已减持10.87%,背后是股权质押爆仓引来的被动减持。根据最新公告,金龙集团质押股份股份占其所持股份总数的99.9792%,处于司法冻结状态的股份占比99.9996%。

金龙机电在三季报中,对集团的现状分析认为,因控股股东金龙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下称金龙集团)被其债权人建设银行乐清支行向法院申请破产清算消息影响,导致公司客户订单减少、生产管理成本上升。

此外,直接导致公司大幅亏损的,是资产和商誉大幅减值13.13亿元。一方面,公司称由于近年手机等消费电子终端市场竞争激烈,公司触摸屏显示业务一直处于亏损状态,公司对上述业务进行整合,对固定资产、存货和应收账款等计提减值准备约7.3亿元。

另一方面,由于子公司无锡博一光电科技有限公司、深圳甲艾马达有限公司、兴科电子(东莞)有限公司和深圳市正宇电动汽车技术有限公司前三季度业绩出现亏损,经营业绩低于预期,对商誉计提减值准备约5.83亿元。

将金龙机电拖入泥潭的,除了自身的债务危机和商誉减值外,收购回来的子公司的“业绩变脸”也是致命一击。2014年,金龙机以9.72亿元收购甲艾马达、博一光电,形成的商誉分别为2.82亿元、3.55亿元。三年内,甲艾马达的业绩完成率为107.08%;但博一光电的完成率仅为82.4%。在2017年,博一光电的营业收入为8.14亿元,同比下降55.81%;净利润为2334.48万元,同比下降57.6%。甲艾马达的营业收入为2.91亿元,同比增加0.34%;净利润为4325.66万元,同比下降35.12%。

在金龙机电第三季度宣布深陷债务与业绩不振泥潭不久,2018年10月27日长信科技也发布公告,现任控股股东新疆润丰及德普特投资于25日与安徽国资委下属企业签署了《股份转让协议》及《表决权委托协议》。长信科技大股东和一致行动人拟将近12%的股权转让给芜湖铁元,转让价为停牌前收盘价。另外大股东也将5%股权的48个月表决权等委托给芜湖铁元。

交易完成后,芜湖铁元投资未来将拥有公司16.81%股权的表决权,公司实际控制人将由陈奇等9人变更为安徽投资集团。本次交易变更登记手续完成后,交易对手方有权对长信科技的董事、高级管理人员进行改选或改聘。其中董事会人数为11名(非独立董事7名,独立董事4名),交易对手方委派非独立董事4名,提名独立董事2名。公司管理层保持不变。新股东将把长信科技打造成为安徽铁路基金在先进制造行业的资本运作平台。长信科技作为最重要的手机显示屏模组供应商地位,或将从行业中慢慢消失。

长信科技创业板上市时的控股股东是香港东亚真空,主要为财务投资。2014年东亚真空减持“让位”,由长信科技管理层持股平台——新疆润丰成为持股18.97%的第一大股东,长信科技董事长陈奇及其他董监高共同签署了一致行动人协议书,7位自然人成为公司的实际控制人,2016年,通过被并购获得上市公司股权的廉健、廖斌也加入了一致行动关系。2018年9月26日的公告显示,新疆润丰的质押股权占其持有长信科技公司股份的79.65%

长信科技10月29日披露的三季报显示,1月份-9月份,公司实现营业收入27.55亿元,同比下降18.65%,净利润为2.44亿元,同比增长32.93%。

长信科技主营业务为导电玻璃、触控玻璃、镀膜、减薄加工到触控模组、显示模组,再到触控显示一体化全贴合、显示模组和盖板玻璃全贴合等。产品涉及消费电子、汽车电子等多个领域。长信科技在ITO导电玻璃版块、高端减薄版块、中大尺寸车载中控版块、中小尺寸全面屏模组版块均居于行业前列。客户群体包含京东方、天马、中电熊猫、华星光电夏普、LG、JDI、苹果、特斯拉等国内、国际知名客户。

不过2018年随着JDI的LTPS产能分配发生变化,加上鸿海太原基地开始采用夏普和业成的显示屏与模组,长信科技旗下的德普特液晶显示模组业务快速下滑,来自华为手机和苹果售后维修的手机显示屏模组订单几乎全部消失,仅剩部分传统的苹果手机LCD显示屏减薄业务还在。

与长信科技命运差不多,还有曾为显示触控第二大厂商的合力泰。2018年10月8日晚间公告,公司原实控人文开福和福建省电子信息(集团)有限责任公司签订了《股份转让协议》。本次股权转让及表决权委托完成后,电子信息集团未来拥有表决权的公司股份占比为29.79%,公司的控股股东将由文开福变更为电子信息集团,实控人将由文开福变更为福建省国资委。

根据协议,文开福先生及其确定的公司股东将其持有的公司4.69亿股股份,占公司股份总数的15%转让给电子信息集团;同时,文开福同意自股份过户日起五年内,将其所持有的标的公司全部剩余股份独家、无偿且不可撤销地委托电子信息集团行使。

文开福先生承诺,在受让方不干预标的公司正常经营的前提下,合力泰2018、2019和 2020 年度经审计的净利润别不低于13.56亿元、14.92亿元和16.11亿元。如不达业绩承诺,受让方有权要求转让方文开福以股份或现金方式对受让方进行补偿。合力泰2017年归属母公司净利润为11.79亿元,2016年归属母公司净利润为8.73亿元。

同时本次股份过户后,合力泰现有董事会和监事会席位不变,但董监高人员将进行调整,电子信息集团将推荐和提名6名非独立董事、2名独立董事和2名监事,转让方可推荐和提名2名独立董事,电子信息集团原则上不对合力泰的其他经营管理人员进行干涉。

另外在业绩承诺期,合力泰当年度实现的实际净利润数超过承诺净利润数的,受让方同意将促使上市公司权力机关审议通过以当年度实际净利润数与承诺净利润数差额的30%或者以当年度实现的经审计的合并财务报表范围内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数与扣非后归母的利润指标差额的30%(两者差额绝对值比较后,以孰低者为准)用于奖励标的公司的核心经营团队。

2014年3月,合力泰作价27.69亿元借壳联合化工并更名,公司于2004年由文开福、汤际瑜、余达出资创立。合力泰的主要业务包括触摸屏模组、液晶显示模组、电子纸模组、摄像头模组、指纹识别模组、无线充电模组核心零部件、与5G配套的高频材料及配套的柔性线路板、盖板玻璃、背光等产品的研发、生产与销售。2015年至今,合力泰合计耗资41.58亿元收购了包括业际光电、比亚迪部品件等在内的7家公司。比前面金龙机电较为幸运的是,除比亚迪没有完成业绩承诺外,大部分标的均如期完成了业绩承诺。

但在2018年的半年报中显示,合力泰上半年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净额仅为5046万元,与去年同期的1.45亿元相比减少65.23%。而报告期内的短期借款金额达约41.7亿元,比去年同期的19.31亿元大幅增加。

而此次转让股份所取得的资金总额将不低于32亿元,可以较好的缓解股东较高比率质押在当前市场环境下的系统风险。从产业链结构来看,合力泰居于信息集团所部署的面板与半导体等产业的下游,如此次股份转让最终能顺利完成,将是信息集团产业布局的非常有效的延伸与补充。

合力泰三季报显示,前三季度公司实现营业收入131.52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27.04%;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1.88亿元,比上年同期增长30.85%。

而在2018 年 10 月 17 日,合力泰接到公司控股股东一致行动人尹宪章和李三君的通知,其持有本公司的部分股份被新时代证券股份有限公司(新时代证券)上海天山路证券营业部强制平仓。尹宪章本次被强制平仓1,588,945 股,平仓股份占公司总股本 0.0508%;李三君本次被强制平仓4,472,000 股,平仓股份占公司总股本 0.1430%。

合力泰目前在触摸屏、液晶模组、摄像头等手机产品业务上,已经成为中国国内较为重要的供应商。并且由于接收了比亚迪部品件业务,和JDI在珠海的后段模组业务,开始打入中国国内一线品牌的供应链,从而也避开了中国国内二、三线手机品牌集体沦陷的风险。

此外,合力泰在多次参与手机报在线的印度手机产业调研后,还在2018年年底宣布在印度建设生产基地,前瞻性的在印度布局了后段显示模组产能。现在又与福建电子信息集团结盟,加上合力泰本来也是电子信息集团旗下华映科技的最重要客户,未来也有望成为华佳彩6代线的面板出海口,从而取得更好的行业优势,实现在中国国产品牌走向海外市场过程中,将获得更有利的商机。

与长信科技新股东将把长信科技打造成为安徽铁路基金在先进制造行业的资本运作平台不同,合力泰易主后,仍然会是中国国内重要的显示触控模组供应商,同时借助合力泰的产业平台,演变为中国国产品牌手机的海外市场手机零组件主力供货商。

2018年12月3日,麦捷科技发布了《关于控股股东签署股份转让框架协议暨公司控制权可能发生变更的提示性公告》,内容显示麦捷科技将其持有的上市公司无限售条件流通股183,818,073股股票(占上市公司总股本的26.48%)转让给深圳市远致富海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远致富海),转让价格为人民币12.5亿元。

深圳国资委深圳从上个月开始成立了专项小组,安排数百亿专项资金,从债权和股权两个方面入手,以市场化、专业化的方式,降低深圳A股上市公司股票质押风险。其中远致富海是由深圳市国资委全资公司远致投资联合央企信达建信和国内知名的创投机构东方富海共同发起设立的大型产业并购投资基金管理公司。

麦捷科技成立于2001年,2012年于深交所上市。2015年收购星源电子,以及长兴电子51%股权。2016年非公开发行投入SAW滤波器以及MPIM小尺寸电感项目。2017年收购金之川67.5%股权,2018年参股重庆胜普电子(重庆声光电公司控股子公司)。

麦捷科技的主营业务为研发、生产及销售片式功率电感、射频元器件等新型电子元器件和LCM显示屏模组器件,并为下游客户提供技术支持服务和元器件整体解决方案,产品广泛用于移动通讯、消费电子、军工电子、计算机、互联网应用产品、LED照明、汽车电子、工业设备等领域。从其半年报内容显示,LCM液晶显示模组营业收入为4.13亿元,超过其它电子元器件业务的总和3.96亿元,LCM液晶显示模组仍是麦捷科技的核心主营业务。

不过麦捷科技收购星源电子后,星源电子的业绩并没有如当初想象的好。麦捷科技表示2015年8月13日完成了对星源电子的重大资产重组工作后,上市公司确认了5.77亿元的商誉,根据《企业会计准则》规定,由于星源电子2017年度经营业绩不达预期公司计提了3.95亿元商誉减值。

事实上在LCM液晶显示模组业务很再获得较大的发展空间后,麦捷科技从去年开始再次把投资重心转回到滤波器等小型电子元器件业务上,通过股权交易与国内唯一同时具有SAW,TC-SAW,FBAR研发和生产的单位中电26所合作,利用中电26所40多年从事表面波及体声波技术研发的人力资源与经验,重点在布局手机滤波器市场开发,在为军工产品服务的同时,也开始成为中兴、华为提供声表滤波器产品的供应商。

麦捷科技本来就是借助国内3G、4G普及概念上市,然后在基建的空窗期为了弥补业绩缺口开始进入并购重组扩大资产和经营范围。这次深圳国资委机构愿意以12.5亿元为其股票质押"排雷",也是看中了其5G概念,觉得可以在深圳两大网络基础建设公司华为、中兴的支持与配合下,麦捷科技的业务赢利完全可以匹配上投资收益。

至于深圳国资委会不会民其它渠道来为麦捷科技的LCM液晶显示模组业务续命,还是会让这项业务自生自灭,或许只有过两年麦捷科技吃完这轮滤波器业务后再做打算,希望麦捷科技的LCM液晶显示模组业务也能撑过未来这两年。

麦捷科技的业绩预告也显示,预计2018年1-12月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20亿至1.56亿,同比变动134.19%至144.44%。

麦捷科技是继国显科技、长信科技、合力泰混改进国资背景企业,成为国资控股模组企业后,又一家LCM液晶显示模组民营上市企业被国资企业收购。到目前为止,除上面这几家LCM液晶显示模组民营上市企业外,上一轮液晶周期里的几大民营LCM液晶显示模组企业中,剩下的宇顺电子几乎退出显示模组业务,帝晶光电也重组进江粉磁材后,再与领益智造重组,企业实际控制人同样早已变更。

也就是说,除面板企业外,针对手机业务的中小尺寸LCM液晶显示模组民营上市企业四大巨头宇顺电子、合力泰、长信科技、帝晶光电,以及针对平板电板业务的中、大尺寸LCM液晶显示模组两大巨头国显科技、星源电子,只有宇顺电子和帝晶光电还没有落入国资委手中。

从李星的观点来看,中国国内这些后段液晶显示模组企业当时能够以各种理由上市,或在资本市场上获得青睐,其最主要的原因是液晶显示模组业务的资金周转速度很快,现金流量可以短时间内得到放大,并且对业绩增长有着神奇的放大效应,造成上市公司的业绩暴涨的假象,从而推动股价上涨。

而且这种可以带来杠杆效应的资本流动放大动作,也不断的推动着行业低价抢单,放大业绩,并刺激上市公司通过各种手段扩产来继续在市场上圈地。

事实上不止如此,从2016年行业出现缺屏现象后,后段的液晶模组加工企业已经不再安份于给面板厂做OEM代工角色,开始利用上市公司的资本资源背书,以更低的显示模组价格和更长的货款回收周期,来直接与中国国内的手机品牌厂商交易,进一步来放大自己的业绩。

然而,与手机品牌厂商直接交易的后果,就是库存的成倍增加,以及应收账款滚雪球般的放大,以及售后品质成本的无限增长,而这一切,都成了吞蚀企业现金的黑洞。当这个黑洞漫延到股标质押与银行贷款的资金池上时,债务危机就不可避免的发生了。

其实再回顾中国国内市场上多次液晶模组企业的重大破产与企业变卖事件,不管是不是上市公司,都经历了企业发展到一定规模,控制人手上有大量现金在手的时候,看着虚高的利润值盲目在市场上杀价打压对手,以图自己在获得更大的市场份额后来掌握市场话语权,再拿回先前亏损的利润。

不过显示市场不但自己的技术在天天升级发生变化,就是市场的客户群体也在天天洗牌过程中,相比模组加工企业自身根本没有多少技术门槛的窘境来,市场上任何一个环节的改变,就是模组企业大量资金流失雷区,一旦触雷,模组加工企业几乎没有任何翻身的可能。

而与中国国内的模组加工企业不同的是,中国以外的市场上,几乎已经没有了独立的显示模组加工企业,这部分业务基本上都是面板厂自己在运营。如三星和LG,都是自己在韩国本土和越南建设自己的后段显示模组加工产能,夏普并入鸿海后,业成就成了夏普的模组加工方。只有JDI目前还是把后段模组产能释放给苹果的OEM组装厂去完成。

华映、翰彩、龙腾、群创和友达等虽然仍有大量的面板资源往外释放,但也同样建有自己的后段模组加工厂产能。而现在中国国内的面板企业也开始重视起后段模组加工产能建设起来,包括京东方、深天马、维信诺等,都在积极建设自己的模组加工配套产能,而华星光电则通过原来TCL的后段模组产能进行整合,也开始形成自己的完整显示产品线。

实际上,据李星从行业中了解到的信息显示,随着后段模组加工设备的自动化程度越来越高,模组加工环节的人员需求与以往相比太有改观。而这种情况的进一步改善,也让面板厂有了更多建设和管理自己后段模组加工产能的动力,并且进一步影响到这些面板厂在中国以外的市场扩建后段模组加工产能,就近服务当地手机终端工厂的可能。

比如2019年的印度,以李星从过往的产业发展轨迹变化来看,就将会是一场面板厂以后段模组加工商身份抢先布局的重要市场,因为按照目前的发展情形来看,印度2019年的智能手机销售市场规模,或将达到1.5亿台以上,另外还有约2亿部的功能机和低端准智能机市场。

此外,由印度辐射出去的南亚市场,同样是一个人口超过18亿的大市场,这个市场除了印度外,其它国家与地区的经济活力并不比印度差多。也就是说,如果把印度的手机制造给辐射出去,不管是智能手机,还是功能机,都要在印度市场的基础上再增加至少1亿部的规模——相当于一个智能手机2.5亿台,功能机3亿台的大市场。

这或许表明2019年将是中国a-Si面板厂和中小模组加工厂迅速往印度转移的最佳时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