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您的位置: > 首页 > 新闻资讯 > 三位大神”集体“离职,AI产业怎么了?

三位大神”集体“离职,AI产业怎么了?

发布时间:2019-01-09 访问次数:991次 来源: 分享:

几乎同时就职于AI科技巨头的陆奇、李飞飞、张潼,在上任不满2年的情况下,均于2018年先后选择了离职。

与2017年出现超过20位AI行业大牛离职的情况不同,2018年的离职情况少了很多;而且,2017年AI大牛的离职,多为跳槽行为,而2018年则更多的向学术界回流,连续2年的离职却情况迥异,非常值得AI产业思考。下面我们就来盘点2018年的3位离职大咖。

陆奇:百度Apollo计划推进者

自微软离职后,陆奇于2017年1月17日加入百度,负责产品、技术、销售及市场运营,成为公司里仅次于李彦宏的二号人物。一上任,陆奇就裁撤掉曾让百度名誉受损的医疗事业部,移动医疗事业部也被整体裁员,只保留医疗大脑团队,并将百度自动驾驶事业部(L4)、百度智能汽车事业部(L3)、百度车联网业务(CarLife etc)合并组成百度智能驾驶事业群组;随后不久又宣布开放自动驾驶平台,即“阿波罗计划”开始施行。

其在百度不到500天的任职时间里,让百度确立了夯实移动基础、决胜AI时代的战略方向,无论是在移动生态下的搜索和Feed双轮驱动,还是在AI方向上的Apollo生态建设、智能家居场景探索、ABC商业拓展,抑或是在百度核心技术能力和前瞻技术方向的持续布局、引领和创新上,都让百度取得了明显的进展。

因此,2018年5月下旬,陆奇的离职,一度引发行业的纷纷猜测。

陆奇离职后,并没有再加入任何一家AI科技公司,而是选择了全球创业投资及加速器Y Combinator中国(以下简称YC中国),担任YC中国创始人及首席执行官,并任YC全球研究院院长。

YC在中国的新业务会包括创业孵化、人才培训、科研和公益。孵化器将会是YC本地化的首个尝试,也是其核心业务,包括设计孵化流程和培训内容,建立YC的校友网络和品牌建设。这些在陆奇的计划中,都将以前所未有的方式运作。

截至目前,宝宝树创始人、董事长兼CEO王怀南,拼多多创始人、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黄峥、大规模机器学习平台公司Petuum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卡耐基梅隆大学机器学习系副主任邢波将以首批兼职合伙人及专家的身份加入YC中国。

同时,YC 2019冬季创业营也已收到超过200家来自中国的报名企业,经过陆奇和多位YC合伙人面试,将有一批中国企业成功入选。

虽然陆奇不再在AI科技企业,但仍服务于AI行业,用他的话说:“继续在大公司做大规模、强度高的工作已经不适合我了。”但目前中国正处于大规模技术驱动创新的前夜,人工智能技术会带来新的基础设施和计算平台,这让他非常兴奋。而他要做的,不再局限于服务百度,而是整个AI创新行业,他要推动这些愿景尽快落地。

李飞飞:欲要改变AI进程的女神

李飞飞于2017年1月3日正式加入Google Cloud并担任首席科学家,比陆奇加入百度要稍早几天。

其后不久,李飞飞就发布了谷歌云面向机器学习和人工智能的一系列新API 以及收购机器学习竞赛平台Kaggle的消息;同时极力推动AI民主化:计算民主化、数据民主化、算法民主化、人才和专业知识民主化。

怀着AI无国界的愿景,将人工智能的普世价值引入到企业中来,开始把人工智能应用指向金融、商业、医疗、制造、农业、教育、娱乐、传媒等各个需求领域。

同时,她还是一家专注于招聘女性和有色人群成为人工智能建设者的非营利组织的联合创始人。

其在谷歌的615天里,建立了一个高效的团队,帮助Google加速将人工智能和机器学习引入到自己的云服务中,期间也开发出AutoML、Contact Center AI、Dialogflow Enterprise、Vision/Speech/NL/Translation APIs、Cloud AI platform等有影响力的产品。

不过这一切都在2018年9月10成了李飞飞的另一人生拐点:2018年底,结束学术休假的李飞飞将回归斯坦福大学当教授,并领导斯坦福AI实验室;由其主导建立的谷歌AI中国中心也于2018年11月再失去另一支柱李佳,该中心未来何去何从,尚未可知。

张潼:腾讯AI实验室创始掌门

张潼于2017年3月加盟腾讯,成为腾讯AI实验室的创始掌门人,在不到2年的任职时间里,参与了腾讯AI实验室从0到1的建设历程。

腾讯AI实验室的研究方向主要集中在4大基础领域:计算机视觉、语音识别、自然语言处理和机器学习。截至目前,腾讯AI实验室一共发表了197篇学术论文;其中16篇论文入选ICML 2018,21篇论文入选CVPR 2018,20篇论文入选NeurIPS 2018,署名张潼的论文有30多篇。

多项研究成果已进入内部应用,集中在社交、游戏、内容和平台等方面。

虽然目前尚未确认其确切离职时间,但从2018年12月29日提交到arXiv上的一篇论文可一窥端倪,该论文的最后一名作者署名为张潼,但标注的作者出处却为香港科技大学和北京大学,而此前半个月论文中署名作者为张潼的出处还是腾讯。

业内分析认为,腾讯AI实验室实际产出价值不高或是导致张潼离开的重要原因。而张潼的去向也尚未盖棺定论,最大的可能是回归学术界,重返港科大担任计算机系主任或任教数学系。

AI风光的背后

先不管以上3人此前的辉煌履历如何,仅从他们能分别被百度、谷歌、腾讯这3家具有全球影响力的科技公司委以重任,就可以看出他们在AI领域的卓越地位。

作为国际上享负盛名的3位AI技术专家、学者,他们选择在人工智能发展的关键期加入,带来的不仅仅是推动他们所就职企业AI技术的发展,更进一步提升了人工智能整体实力;但却在AI落地的关键时期,先后选择离职,让人大为惋惜的同时,也令人不得不思考,他们离职的背后究竟隐藏着什么秘密?

更有意思的是,这3位大牛在以上3家公司的就职、离职的时间节点非常接近,均是在2017年初先后入职,又分别于2018年5月-12月间先后离职。

在研究领域,AI主要谈3大要素:算法、算力、大数据;但在商业领域,谈得最多的是应用落地。下面我们就来分析他们3人所就职公司的AI落地情况。


百度的AI生态很全面,但除了搜索引擎等云端应用,已得到落地的产品中,主要表现为智能音箱,而实际上,该产品并未在同类产品中鹤立鸡群。另一重要AI产品则是无人驾驶,但在优步的无人驾驶连续出现几次车祸后,行业内正逐渐将“无人驾驶”降级为“自动驾驶”,无人驾驶变得遥遥无期。

谷歌的AI产品与百度相近,同样面临着可落地瓶颈;而中美人文环境的迥异,谷歌相较中国企业还面临着“公民隐私”、“民主自由”等问题的困扰,获取用于AI训练的大数据难度要大许多。

而腾讯,除了偏研究领域的AI研究院,还有服务于社交网络的优图实验室、微信AI团队两大智能研发团队,相较前者的“务虚”,后两者更接近于为营收业务服务。

当AI进入到谈如何落地的阶段,偏学术的团队将最先面临抉择,是继续研究追求极致,还是向现实妥协选择变现?

在这3人中,李飞飞的观点最为明确——必须保证AI算法的客观,为此她号召更多的女性、种群参与到AI的开发中来,但却因一封邮件让她美梦难圆。

不仅如此,连本田也于2018年6宣布停止研发已持续投入30年的ASIMO机器人,这无异于给人工智能产业界一记重击。

落地,是AI学术研究的最终归宿;没有落地,梦再美,都是枉然。

因此,众多AI企业纷纷在落地的道路上继续探索,其中场景细分化、算法硬件化正在不断得到尝试。

但这还不够,AI的发展还需砥砺前行。

于是我们看到这3位大咖中,2位选择回归学术研究,继续在学术领域探索AI;最先离职的陆奇则以年纪大为由选择了孵化器公司,欲尽个人所能,借助资本渠道推动更广泛的AI产业发展。

在AI产业最需要他们的时候,他们挺身而出鼎力相助;而当产业面临瓶颈,虽然他们3人相继以离职的方式离开科技企业,但共同的目标始终不变,那就是在AI落地的道路上,继续推动人工智能不断发展!